人大司法监督在依法治理中的几个关系

2014-07-14

人大司法监督在依法治理中的几个关系

柳 建 志

 

从过来的经验和现在的实践看,从根本上说,做好人大司法监督要坚持党的领导、依法监督、集体行使职权。具体说,应当处理好六个关系:

(一)注意处理好重点和一般的关系。习近平同志十年前早在浙江工作时就指出:“根据我省改革发展稳定的需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要求,适时开展执法检查、听取工作报告、进行专项评议等,推动全省大局工作。突出重点,紧紧抓住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以及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深入调查研究,加强监督指导,促进有关问题的解决和工作的落实。把强化法律监督作为加强人大监督工作的重点来抓,以监督、检查法律法规实施情况为主要载体,丰富监督形式,规范监督程序,不断提高监督的实效。”我省人大常委会准备下半年重点对法院执行工作开展满意度测评,首先进行调研,在常委会议上听取专项工作报告。各级人大常委会、专委会或工作委员会每年谋划工作要点时,都应选择一、两个重点,花费比较大的时间和精力做好。以此推动其他工作开展。

(二)注意处理好程序与实体的关系。《监督法》和我省实施办法对实施司法监督的原则和手段进行了规范,但在实施中操作性不强。省人大内司委在换届以后着手考虑制定一部我省各级人大常委会监督司法机关工作的地方性法规,去年和今年在省内外调研基础上,初步形成了省本级的监督办法,准备在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上审议后先内部试行,待基本成熟后再走法律程序。现在正在征求各市、县人大的意见。

严格依照程序办事,是人大工作的突出特点,只有程序合法公正,才能保证实体监督有效。比如,我们在监督司法机关工作过程中采取听取汇报,组织视察、专题调研、实地考察、随机抽查、召开座谈会、个别走访、调阅案卷、网络调查、问卷调查、抽样调查、设立专线电话等方式和途径,广泛听取意见建议等,都是为常委会听取和审议“两院”或政府部门专项工作报告所必走程序。再如,常委会审议的有关议题,会后要有审议交办意见,“一府两院”必须按要求认真进行整改,在规定时限内书面向常委会报告。

(三)注意处理好类案和个案的关系。司法机关的主要工作是办理具体案件,其是否认真履行职责,是否依法办案、公正司法,以及队伍建设情况和人员素质状况,都体现在其办理的具体案件之中。我个人认为,不论是类案还是个案,都要涉及案件,我们不要忌讳“个案”而只提“类案”;也不要因监督类案而忽视个案。彭真同志有句名言:在对重大原则问题的监督上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在监督日常工作或一般性问题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司法监督关键体现在社会影响和实效上,在司法案件纷纭复杂、数量众多的情况下,开展人大监督工作,要考虑我们的力量、水平、素质、能力,应当量力而为,应当抓住重点,起到“敲山震虎”作用。司法监督关键是要搞准,不能浅尝辄止,不能靠权威压制。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摆事实、讲道理、以法服人,以理服人。

(四)注意处理好监督与支持的关系。宪法规定,我国国家权力机关与国家行政审判、检察机关的关系,不是相互制衡的几权分立制,而是决定与执行、监督与被监督、制约与被制约的分工协作关系。监督与支持是辨证统一的,监督的是违法行为、支持的是合法行为,监督以支持和推进工作为目的,支持以监督为形式和手段。人大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监督,坚持法定性,反对随意性,敢于监督和善于监督。监督,关键是要把握好“度”,尺度、量度、重度、跨度、深度、广度,要使监督者感到有尊严、有权威,也要使被监督者心服口服。

(五)注意处理好制约与配合的关系。人民群众看我们党、看我们的政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我们法院、检察院办案是否公正、高效,有无贪赃枉法。不要忽视一个微小的案件,一个错案对“两院”来说可能是万分之一或几万分之一,但对一个当事人来说可能是终生的一件,就是百分之百的遗憾。因此,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会导致腐败。宪法和法律规定,公检法司之间的关系是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但现在的问题是配合有余,制约不足。比如一个刑事案件从公安立案开始,即便是一个明显的错案,也要按法定程序一直走下去,直到判决生效。现在人大司法监督也存在薄弱环节:一是视察、执法检查、工作评议不够深入。提出的原则问题多,解决的实际问题少;空泛听取汇报多,深入实际掌握第一手材料少;讲支持鼓励多,说监督制约少。二是思想观念陈旧,工作方式、方法落后。用行政领导方式推动工作多,开拓性工作不够,精神状态萎靡,缺少奋发向上勇于进取的精、气、神。三是法定监督方式运用少。询问、特定问题调查及撤职、罢免等方式很少运用。四是错案责任追究难。纠正错案难,追究责任更难;纠正下级的错案难,纠正上级的错案更难;纠正一般性问题难,纠正重大典型问题更难;追究一般干部责任难,追究领导责任更难等等。

(六)注意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依据宪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和多年的司法监督实践,把听取和审议“两院”专项工作报告、开展执法检查等形式,列为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一项经常性工作,每届每年都有这方面的议题,通过这种形式督促司法机关完善内部监督制度,重点解决审判工作、检察工作中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带有共性的问题,如告状难、执行难、赔偿难、刑讯逼供、超期羁押、错案不纠、司法不公等问题,促进司法公正。这样做,既能发挥人大常委会依法监督“两院”工作的职能,增强监督实效,又能保障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不陷入到替司法机关解决具体案件的事务之中。这种形式,我们应当长期坚持,并且应作为人大司法监督的主渠道。

 

作者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内司工委巡视员

Copyright © 2011-2014  www.hbrd.net   河北人大 版权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Email: xxc@hbrd.net
冀ICP备090230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