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秉彦代表:关于修改《河北省城乡规划条例》的建议

2016-05-11选任代工委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要“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并指出“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定权力,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不得作出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的决定。”

而现行的法律法规中留存的一些弹性空间,无意间为行政部门行为的随意性提供了依据。以《河北省城乡规划条例》为例,其在为核发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第四十二条、四十六条、四十七条、第五十一条中,都在最后一款加上了“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材料”,在验收核实环节的第五十五条也是如此。还有第四十五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等。这固然是增强了法律法规的严密性,也有利于保证在一定时间内的稳定性,但也宽容了一些职能部门的随意性。甚至部门增设的“其他”要件比《条例》列举的要多出许多,以办理规划工程许可证为例,第五十一条规定,“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申请;(二)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三)建设工程设计方案;(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材料。”此外针对不同项目还要求提交修建性详细规划、建筑物权属证明等。而实际操作中被要求提交的资料达十几项之多(附件为证)。这就是弹性空间的膨胀,也可以视为“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要求。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法无授权不可为,一些行政部门实际上是存在以部门文件的形式侵蚀法律空间的现象的。为规范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为,减少其随意性,建议组织业内人士商讨研究,将“其他”予以明确,或将有上述情况的条款改为“经同级政府法制办核准的确需增加的其他材料”。

再有,《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划验收提交材料中,第二款为“依法取得相应资质的单位测绘的竣工图等资料”,建议取消。理由如下:工程建设过程中,开工前的放线基本都是由规划部门所属的测绘院来完成,而后规划部门要验线、基础完成后还要验线,主体竣工时还有验收,也就是说,建筑物的位置、立面在建设过程中都已经规划部门认可确定,竣工后再要求“有资质的单位”来进行竣工测量,是毫无必要的,除了增加建设单位的费用、增加相关单位的收益之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实际执行中建设单位的反响也很强烈。建议予以取消。

Copyright © 2011-2014  www.hbrd.net   河北人大 版权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Email: xxc@hbrd.net
冀ICP备09023088号-1